首页 > 教学科研 > 科研之窗 > 正文


【实验部】 薛伟泽:以语文课为例谈有效教学

2019-09-09 11:49:56   作者:syb    来源:   点击:

    有效教学,顾名思义,是指我们老师的教学对学生而言是有效的。这其实是一个相对的概念。一个班级四五十个同学,同一个老师、同一个时间学习同一个内容,有三十个同学掌握了,十来个同学没有掌握,那么这样的教学对于那三十位同学就是有效的,对于那十来个同学来说就是无效的。延展开去,相同基础的几个班级,相同的教学内容,相同的教学时长,不同的老师来教,结果不同,总的成绩好的班级,其任教老师的教学是有效的,否则就是无效的。

    有效教学的理念,关注学生的需求是重要核心,而关注的心理基础则是尊重,尊重是人文、平等的具体体现,是社会交往中的素质要求,是诚信,关爱,协作等品质的形成基础。教师尊重学生,是实行有效教学的重要前提,没有尊重学生,有效无从谈起。古人常说的“师道尊严”应该有一个正确的解释,即有尊严的是知识,而不仅仅是早一点掌握知识的人,韩愈也说过“师不必贤与弟子,弟子不必不如师”,我们老师需要的是平和心态,平等尊重,只有从内心深处尊重学生,才能切实地关注学生,站在学生的角度看问题,关注学生的情商,才能真正的接近学生,走进学生的心里,使每一个教学环节能够在学生身上发生正作用,才能根除诸如为片面提高成绩而占用学生休息时间、满堂灌、拖堂、体罚羞辱等课堂教学顽疾,才能使有效的理念在教学过程中得到具体的贯彻落实。

    教学是否有效,应该根据不同的学科制定不同的标准,对于语文学科,真是不好评判,单纯以考试成绩来断定显然不够全面和科学。因为不是所有重要的东西都可以被量化。有些效果不是短时间就可以显现的。前几天学生刘一禾课堂上介绍她读的一本书,是日本的鬼才作家芥川龙之介的小说集《地狱变》,她说这本书买了好久了,就是读不完,因为不大好懂,她读了一个学期,又参考了一些书评,总算理解了作家的思想和追求。这本书我没有读过,听了她的介绍,我大概知道了其主题。这个时候,如何用有效与否来评判刘一禾同学的读书呢?

    粗暴地以数量上的多寡和时间上的长短等外在的形式来认定有效与否都是不负责任的。我们之所以如此看重形式,那是因为在内容的纵深上我们常常束手无策、无所作为。举一个例子。开学伊始,要检查暑假作业,语文学科暑假作业有一项是读一本名著,不但要读,还要勾画批注,写一份读书心得。这是统一要求。检查得按这个标准。一般而言,在书上勾画批注的越多就越好。我在检查时就发现有的同学交上来的书干干净净,批得很少。但我没有贸然断定批注多就该受表扬,批注少就该受批评。因为我知道有些同学的阅读习惯还没有形成,而且我发现就是那些批注比较多的同学里也有应付差事的现象,比如拿一本旧书来,上面本来就有原主人的批注,这时候贸然地以批注的多寡来断定学生是否认真完成作业,显得很不负责任。我们如此地看重学生的批注与勾画,是基于我们潜意识里认为只有多多批注与勾画才是好学生,没有这个形式做保证,我们心里没有底,无法相信学生是用功读书了的,这就等于向全世界宣告,我们潜在地认为离开了老师的监督,学生是不会用心读书的。这种观念很糟糕,它甚至已经在孩子们的心里投下阴影——我是不被信任的人,同时也不要轻易地相信一个人,这样的创伤甚至会影响到将来的谈情说爱;读书的时候也在想,得让老师看到我在用心读书,得让老师知道我认真读书了,否则不白读了?很显然这将是一个误导,这个评判标准有许多的瑕疵,因此也不会对那些认真读了书而没有做详细批注的人以认可。

    在课堂上我把我的观点跟同学们交流以后,得到大多数同学的认可。但我同时又强调勾画批注在读书过程中的作用,以及老师如此要求的用心,又举了毛泽东读《容斋随笔》做批注的例子,让学生明白老师所作所为的意义何在。学生都很聪明,知道以后该怎么做。于是这项暑假作业的检查我给改为每节课前五分钟请一位同学到讲台上向大家推介所读的书,这项活动就叫“我读名著”。课后每人给我交一份纸质的讲话提要。我还准备把同学们的读书推介整理一下,发到我的公号上,让更多的人看到。

    这项活动到现在还没有结束,有没有效果,我不敢说,但是,现在的学生渴望表现,咱就给学生创造平台,让他把他的体验、感受、思想观点与大家分享,哪怕他说得有点偏激或者片面,我相信这对于学生的读书、学习是有帮助的。爱因斯坦说,教育的首要目标永远是独立思考和判断,而非特定的知识。我的设想是,通过这项活动,锻炼学生的思维能力、分析辨别判断的能力、语言组织及表达能力,因为读懂了、想通了跟说清了,是完全不同的能力层级。而且对于作为听众的其他同学而言,一是激励,二是可以引起他的共鸣、思考和读书的兴趣。

    有效教学的主战场在课堂。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说得有点夸张,但这句话还可以这样理解:即老师在课堂上要说的话要做的事,必须是在课前反复揣摩的,不到上课铃响,就一直在处在备课状态,就像新娘子在走上婚礼的红地毯与新郎牵手的前一刻钟可能还要想我到底要不要嫁给他一样。我的意思是老师要下的功夫90%在课下。即备课。备课的要求,大家都知道,我不罗嗦,我在此想说的是最需要考虑的是学生的状态。学生的现状如何,有多少同学能跟上老师的节奏,有多少同学还很吃力,有几个同学习惯不好,他们喜欢什么样的形式,我这样设计,学生可能会有怎样的反应和表现,我这样处理教材好不好,还有没有更好的方案,等等这些预设一定要考虑充分,尤其要考虑可能有的突发情况,就像数学老师解题,老师自己掌握了n种方法,应该预设学生可能有n+1种方法。这就不得不说生成。课堂必须有生成,给学生营造创造的氛围,鼓励发表学生的不同见解。要知道,有多少兴趣是这个时候激发出来的,有多少同学是这时候开窍的。如果全是预设,按部就班,这样的课堂没有生命力,长此以往,就会死气沉沉。

    我们不是一个人在上课,而是四五十个人一起上课,主角是学生而不是老师,老师充其量只是导演。所以,老师在课堂上要关注每一位学生的表现。老师的课前预设都是要通过课堂来完成的。我们的老师的课往往准备得很扎实,课堂上看到学生的思维体停滞不前,就急不可耐地自己冲上前去,嘡嘡嘡三下五除二,干掉一个硬骨头。或者课下准备的内容都要在课堂上展示给学生。这样的作法使我们的课堂教学效果打了折扣。要知道,课堂教学是农业,我们要有耐心,让问题飞一会儿。宝宝们吃肯德基还得一口一口吃啊,何况我们提供给他们的有可能是苦瓜呢。

    学校要考察老师的教学是否有效,这无可非议。但是我们不能拿学校对老师的考察手段来考察学生。具体说,就是要把检查和评价分开,淡化和慎用评价。为什么要淡化评价?正式的评价应该是基于标准的评价,是一项专业性很强的工作,如果搞不好,在某些环节上不是很科学,评价的结果就会大打折扣。哪些环节容易不很科学?就是我们评价的标准,就如我前面说的检查学生暑假读书,批注多就好批注少就不好,这个标准就值得商榷。我们无法保证学生永远在我们的视线以内,他读了多少书,怎么读的书,我们完全不知,就是在我们眼皮底下,读的效果也千差万别。所以,机械地简单地以批注的多少来判定学生读书就显得多么幼稚和无能。所以,我们不要随意地对学生的学习予以评价,因为我们有可能以偏概全,也可能坐井观天。而且,评价是一把双刃剑,用好了能激励学生,用砸了会起到反作用,如此还不如不评价。

    那就不评价了?不是,是淡化评价。我们可以把评价引导为诊断。比如练字,这是实验部语文组年轻的老人们做得极好的一件事。要检查、评价,目的是表扬先进,督促后进,对于书写不过关的同学,就像医生给病人开药方一样给学生提出诊断方案。制定具体措施督促其书写状况尽快改观。我们还可以把检查与评价分开。有些作业可以检查,但不要评价。比如假期常给学生布置读书的任务,检查归检查,但不做评价。只要读,用心读就行,用心的成色几何,则收获与之正相关。结逸冰同学上讲台推介他暑假的读书,他还没有走上讲台就问我,说自己暑假里读的书不是老师推荐的书目,而是自己选的一本胡适的《四十自述》,行不行,我冲口而出“太行了”,我相信我们语文组的美女帅哥都和我的观点一样。事实证明,许多同学读的并不是老师推荐的书,包括前面提到的刘一禾,但这有什么问题吗?只要他用心,同样不影响他有大的收获。所以说对此我们可以不做评价。

    最后做一个小结,有效学习就是放开学生的手脚,发展学生的创新思维。老师不能因为自己的手脚和头脑被束缚,就也以同样的手段和方法对待学生。大量的研究表明,探索性的、自主的、研究性的学习对发展学生的创新思维很有效果。这也是我们老师在教学活动中要花大力气研究、开发的一项重大的举措。

文字:实验部  薛伟泽
校对:张雪萍
编辑:张雪萍



上一篇:走进量子世界——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专家来我校做科普报告

下一篇:三门峡市高中优质课评选活动在我校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