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师生园地 > 我与外高 > 正文


【外高名生】张颖:外高,一个教人造梦的地方

2019-05-05 14:18:06   作者:smxwg01    来源:电教中心   点击:

       张颖,2016届毕业生,在读清华大学航天航空学院本科。曾任班级团支书、生活委员、宣传委员、文艺委员,航院紫荆支队联络体验部部长,五连指导员。本校保研。
 
 
       2016年6月8日,昨天数学没考好的阴云挥之不去。迎面遇到监考员:“这位同学,你是重点班的吧,昨天看你数学答得挺好的。”“啊?是,高三在重点班。”考完英语,行吧,640到670都能接受。

       一月后,确认分数676。噢!那清北以外都没问题,复旦或者上交吧,一家人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就差放鞭炮庆祝了。

       又两周后的凌晨,刚做完眼睛手术的我,和父母在宾馆休息,五小时后国防生体检,报名院校:清华大学。

       后来,提前批录取通知书最早到达外高,其中一份:清华大学-张颖。

       高中三年,再加高考后这两个月时间,“成也爱你,败也爱你,不拼不爱你。” 校长这句话,一生都能用。切实一点,还有卫民老班的:“天降甘露,不润无根之草。”对我而言,外高带人扎根,教人造梦。
(2016届9班)

(高二远足)

(远足合照)
 
       外高优秀的地方,一是人人奋进的大环境。以成绩区分,同学们之间是有差距。若以态度区分,近乎全员,差别不大。这样环境下出来的人,也许会在高考一时失意,但不会在一生失意。特别是升入大学后,高中好友展现出的斗志,着实让人叹服。二是精神引领的师长。高中必然大考小考成群,常常要填志愿大学,开始我写的是国科大。高二当了一段时间班里第一后,李卫民老师传达给我一个信息:“如果作为班里第一的你都不能志在清北,你想让班内的谁替你上,或者你觉着普普通通的外高普通班不配有清北学生?”这些话李老师从来没有明说过,是凭着一言一行教给我的。对我有相似影响的,还有其他许多许多老师。
在不知高三为何物,年级排名不出彩的高一下,我把理想大学改成清华,再也没变。哪怕成绩常年比分数线低四五十分,最高也没突破670。被人问起理想大学,“哼,清华啊。目标定这儿了,万一上了呢?”

(鸟瞰清华)
后来上了。大一还挺头疼的,不在校园的时候,最怕别人问在哪所大学上学。我是一个平民本色有余,精英气质不足的学生,只敢小声嘀咕:“五道口体校”或者“五道口职业技术学院”。后来反省过来,还是想起外高那毫无章法可循的升旗演讲,站在高台上,承受别人短暂的敬仰,应该也是“精英气质”的要求。我现在可以既轻松又郑重得跟人说:“清华大学,理工男一名。”一如当年:“三门峡外高,这次周练考的还行。”

(八达岭长城)
的确,清华是一个残酷的地方。老师风轻云淡写下黑板内容,一句总结:“五岁小儿亦能解之。”真让人觉着自己只有三岁。每到考试周,同学们又累又困又饿又恐惧,还得早起在图书馆门前大排长龙,好能抢到位置。但外高又何尝不残酷,外高人该骄傲地承受外高的残酷,然后在大学告诉别人:“这点儿算啥啊?”。外高教给我面对残酷的方法,是安分守己。应环境要求,思维活跃,行为规范。回首整个高中,我实在乏善可陈,除了本分学习外,没有任何特长,更没有能登上舞台的才艺。压抑久了,就在大学稍稍释放了一下,开始学古典吉他,加社团,参加辩论。不过外高带来的本分还在,应身份要求,学校方面的学习和部队那边的训练都没敢丢。虽然损失了一些大学生活的美好,不过大三此时,本校保研也没问题,去部队素质也不错。手里拿着一般人无法企及的选择,感觉值。我不像那种成就大事业的人,有着特别坚定的目标,追求最高的成果。我所仰仗的,只是从高中带来的一些习惯,顺势发展着做下去,足矣。
除了残酷外,外高也有她轻松愉快的地方,三次远足,新年晚会,一些艺术课程和社团,还有每个人都能上的国旗下发言,甚至于让学生骂声一片,又怀念无比的跑操。都在教人苦中作乐,健康合理生活。大学里,我能在课业间隙练琴三年不断,参加三年校园马拉松,参加国防生运动会,得假出去走一走。这些都有外高埋的种子在。

(库布奇沙漠徒步)

(国防生运动会持枪3000米)

(八仙山舰航海实习)

(青龙峡蹦极)
外高还在成长,从传说中那个门口泥巴潭的新校一路走来,成长之迅猛无人能及。她还要继续走下去,靠优秀的老师、学生。衷心祝愿外高越走越好,培养更多拥有“平民本色,精英气质”的学子,让大学领略到外高的强大,让社会感受到外高的力量。


上一篇:【我与外高】葛成乾:记得早先少年时

下一篇:【说出你的故事,共享外高感动】感动,点一瓣心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