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师生园地 > 我与外高 > 正文


【外高名生】薛精华:挑战——行动——反应

2019-06-17 09:53:50   作者:smxwg01    来源:电教中心   点击:

       薛精华,2014届毕业生,目前就读于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本科期间多次获得校级奖学金和奖励,2018年7-11月在人民日报社新媒体中心视觉设计室实习,本校保送直博。
(年度作品拍摄)
 
       因为转系的缘故,我的本科读了五年。在修了将近200学分之后,这个夏天,我也最终面临毕业。未来五年,我将继续在学校读书。这样算来,我要在这座园子里呆满十年。掐指算来,人生也并没有多少个十年。很庆幸我的其中一个,是在北大度过的。
       为了写毕业论文,我最近研究了很多游戏理论。游戏比学习好玩,我相信很多人都不会否定这个说法。玩,是游戏的最终目的,所以可玩性成为评价一个游戏的终极指标。学者认为,游戏的可玩性由挑战和动作组成。借鉴《放牛班的春天》里的“行动——反应”原则,我在游戏可玩性的因素里也加一个“反应”,组成新的“挑战——行动——反应”原则,适用范围不仅限于游戏。
       首先,有必要解释一下这几个关键词。挑战,是所有事先为玩家设定的不易完成的任务,分为元挑战和高级别挑战。显然,推塔、杀boss这些都属于挑战,因为融入了剧情和关卡。而元挑战则是基本的挑战类别,贯穿于所有的挑战里,比如《刺激求生》这类射击游戏的元挑战就是身体协调性挑战,能否迅速躲开、准确射击等。围棋、象棋这些游戏里主要的挑战是策略挑战。当遇到挑战时,玩家必须操纵化身做出动作,完成挑战,获得生存。跑、跳、射击等这些属于基本动作。除此之外,还有可选动作、禁止动作。
       在遇到突发情况时,我们会产生第一个紧张,就像是被吓了一跳。然后,我们做出相应动作,比如跳跃、开枪,这时产生第二个紧张,是对动作结果的担忧:我能跳过去而不摔死吗?我能打死他吗?以上两个紧张便是游戏中的瞬时性紧张,是可操作的紧张。相对的,还有一种长期的累积型的紧张,我能赢吗?这局结束我能升段吗?每当完成一个小挑战,这些可玩性紧张产生乐趣:我太厉害了,我进决赛圈了……这种乐趣,我们在此称为反应。
       写到这里,我突然明白为什么有人会认为游戏是整个人类文明的内核。单就“挑战——行动——反应”这一原则,也已经囊括我们生命中大大小小的事情。
       我们可以将高考视为前十几年里的一个最大的挑战,也就是这一人生阶段的“终极目标”。那么,在“完成”高考的过程中,我们需要克服一众小挑战,才能获得面对大boss的机会,包括但不限于中考、期末考、一模、二模、三模……除了这些高级别的事件挑战,还有一众元挑战:时间管理挑战、速度挑战、心态挑战……高考是一个令人极度紧张的挑战,不仅是对于题目本身的恐惧,还有三年累积的紧张感,所以在高考面前,我们所有人都变得异常的患得患失。一次集会上刘校长说的一句话,我至今都还记得:“不要总去担心结果,只要你足够努力,结果必然是好的。”高考、保研、实习……所有这些生命中极为重要的挑战,这句话都适用。我们无法预测结果,只能保证今天的自己是问心无愧的,认真完成学习中的每一个小挑战,就像在游戏中推倒每一座塔,击败每一个对手,等到真的来到终极挑战面前,会发现和平常的考试没有什么区别,只是程序多了一点,休息时间长了一点。
       如果只把挑战定义为外界设置的障碍,那未免过于狭隘。人生中更多、更精彩的,是自己给自己设置的挑战。高中第一学期期末总结是在体育馆开的,开会的时候我并不知道自己的成绩。校长宣读奖学金名单的时候,把大奖留在了最后,每念到一个等级,我一边祈祷自己获奖,另一边又在心里默念;这个没我,这个没我,我要留在最后。很快,我在500的获奖名单里听见了自己的名字,失落度45%,开心度55%。回教室看了自己的成绩和名次,然后收拾好了行李准备回家。赶车的时候已经下起了小雪,我拨通了妈妈的电话:“妈,你猜我全市多少名?”妈妈的声音听上去有点紧张:“多少?”“35!我是全三门峡35,还发了500块钱。”电话那头咯咯咯笑了起来,我也跟着笑了起来。“想不到你还怪厉害的啊……”我开心了起来,告诉她大市第一发了3000,想说我也想考第一,但话在嘴里打了几个转转还是没说出口。目标还是留给自己吧,达成的那一刻才值得夸耀。
       等到我真的考到大市第一,已经是高三了,那个时候,大市第一已经不那么重要了。我在墙上拿铅笔写了很小的几行字,最上面的那句是“要考就考省状元”。字很小,笔迹很轻,只有躺下才能看到。每次午休的时候,我都会默念一遍。虽然最后并没有成为省状元,但我并不为我曾经有过这个梦想而羞愧。假使我是倒数第一,我依然有想成为第一的权利,就像是从青铜到王者一样的自然。即使三年之内,我没有办法成为第一,我停在了从倒数第一到第一的路途中间,这相对于我的起点来说,已经是莫大的进步。
       外高对我来说,是一个放大了我的“疯狂”的地方。在这里,我第一次公开说出自己的梦想是考北大;下了自习之后在办公室门口堵着不认识的老师,让他给我讲题。我一直都不愿意成为一个平凡的人,不想要当一个社会的小齿轮,我渴望改变世界,我渴望被人铭记,而外高,给了我这么一个平台。在这里,所有不切实际的梦想都被支持,老师们鼓励成功,也鼓励失败。于我而言,最重要的,不是我得到了多么好的成绩,而是已经浸染我的外高精神。
(毕业联合作品拍摄现场)
 
       去年九月份,一个寻常的傍晚,我在报社吃了晚饭,背着我的电脑走出了大门。手机还有70%的电,插上耳机,打开导航,目的地设为北京大学,手机提示我:目的地过远,建议乘车。我没有理会,打开音乐慢慢往前走着。从6点多到11点,不到5个小时的时间里,一刻也没有停,我从朝阳区走了回来,试图通过行走整理自己混乱的思绪和忙碌的生活。在这21公里的路程中,我想了很多,关于过去,关于读研,关于未来。我想要从事的职业并不需要博士学位,但是人生很短,我希望我的能更精彩。拿到博士学位,不是为了就业,而是为了实现一个挑战,获得一种成就。

 
       从朝阳区到海淀区,建筑景观也在更替。国贸附近高楼林立,灯红酒绿,鼓楼、东直门则都是低矮的老建筑,狭窄的胡同。因为实习的原因,我接触了各个城市的影像资料,虽说现代都市逐渐趋同,但高楼下,依然有着不同的灵魂。北京的内核是传统的,甚至有些破旧,但是充盈着文化的自信。一座城市的灵魂,是世世代代形成的,具有诸多不可控因素。但一个人的灵魂,更大程度上是取决于自己。每当为自己设定一个挑战,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完成之后,我能够收获来自自己的嘉奖和愉悦。完成挑战的我,也已经收获了更多的成就和经验,获得了成长。高三语文课上播放的访谈中有过一句话:改变世界,先从改变自己开始。付出更多的努力,经历更多的失败,从改变身边小事开始,才能逐渐脱离平庸,改变世界。
       回到宿舍之后,我发了一个朋友圈,报社的领导在下面评论到:年轻真好。我躺在床上,双腿有些发麻,突然想起朋友说过的一句话:你想成为马云,马云却想倾尽财产成为你。年轻人的未来是空白的,是璞玉,虽然相比那些成功人士,我们的人生看上去要粗糙的多。但我们还有选择的机会,我们有大把的可能性成为企业家、明星、学者,只要自己找到了方向,并且为之努力。所谓的成功,无非是从今天多做的一道题,多看的一行书,早起的一分钟得来的。
       离开外高已经将近五年,我在大学的好朋友却都知道外高的校训。外高把我培养成敢想敢做,不甘平庸的人,无论身处什么境地,这种精神都会激励我,直面挑战,做一个充满干劲的人。

文字:薛精华
图片:薛精华
校对:王荣
编辑:王荣


上一篇:【外高名生】董营营:平凡而不平庸

下一篇:外高宿管的大爱大德大情怀—— 宿管甜妈致2019届外高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