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师生园地 > 我与外高 > 正文


【外高名生】刘丹萍:我想起她

2019-07-01 19:38:39   作者:smxwg01    来源:电教中心   点击:

       刘丹萍,2014届毕业生,2019年毕业于重庆大学建筑城规学院。
 
 
       每个人都应该是一条流淌的河流,你所经历过的人和事,就好像河岸河底的石头,它们共同塑造出此时此刻你的形态和流速。于我而言,外高就是我人生阶段里不可或缺的一段河岸。我常常和别人提到外高,就好像提到自己的一个老朋友一样,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是和一个小朋友交朋友,你看,她现在不是才9岁,我和她认识的时候,她也才2两岁不到。

       刚走完了一系列离开大学校园的毕业程序,拿到毕业证书的那一刻,我想起了,上一次经历这样的离别是五年前,我对当时自己的印象已经很模糊了,甚至一点都回忆不起自己的喜好心境之类的,但关于外高,以及所有与我有关的人和事情,都印象深刻。

       8年前最开始的相识,在夏季,她以她似火的热情欢迎着我,新的环境,新的老师,新的教室,新的宿舍,所有的一切对于我来说都是新鲜的,而那时我也未曾想到,她用她独特的方式彻底地改变了我。

       《驯龙高手》最近出了第二部,每次提到这部电影,我都会想起外高,那是我刚刚认识她,温柔的英语老师在一个周五的晚上放映了我在外高看的第一部电影《驯龙高手》,想想也是八年前了,电影讲了什么我早已经想不起来了,但是看电影时候的我当时的心境,我却还可以回忆起来——“这个地方以她无比友好的方式用真心在和我交朋友”。

       说话很慢的班主任,带有一点点地方口音,我们上课的时候会交头接耳,学他讲话。眼神总是很坚定的政治老师,说话一股正直的味道。性情温和的英语老师,每节课前会给我们放她最喜欢的泰勒斯威夫特的MV。普通话堪比播音员的语文老师,谈吐之间都会使人被扑面而来的文化气息所感染。好像昨天才刚和同学讨论过,音乐老师的美貌,体育老师的幽默,美术老师的娴静。他们都一个个鲜活的在我的脑海里,不会被时间的浪潮褪去记忆,再回去遇到他们,明明已经8年过去了,但还是不会陌生,又亲切又熟悉,好像我从来没有离开过一样。

       如果说无数的选择和所有意外的共同作用,导致一个结果,那我无比感谢我在生命的前15年所经历的一切,它们共同导致我选择了外高,也致使我遇到了那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分类学是一门很神奇的学问,所以我一直相信,我能遇到我的那些同学,都是分类学中经过比对和筛选,在包含众多偶然性的小概率事件里,发生了的唯一事情,因此它必定在巧合的同时有一定的科学性,我们那群人,也是因为具有某些共同的特质,才会被安排到一个群体里面。在和那群人离别之后我经常在想,那种友谊真的是无比纯粹,并不是有所供求关系才建立起来的亲密关系,只是因为,我和你在一起,我感到快乐和舒适。当和那些朋友不再经常见面的时候我才意识到珍贵,意识到这是外高所带给我的极其宝贵的财富。

       印象深刻的人也太多了,一一说起多少笔墨都不够,每一个都可以作为个人独立回忆篇来叙述。这不,五年前我就写过关于老范(范栓牢老师)的个人篇了,但在五年后又开始回忆的时候,还是很想提到他。那个略微神经质的物理老师,不是很注重自己的个人形象,去年老范又要了个女儿,第一个也是女孩,老范微信私聊我让我给他的二女儿起个名字,当时又感动又有点不知所措,由于所学专业的原因,我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只在用图画来表达,几乎很少和文字打交道。努力回忆很久以前所读的圣贤书,却发现怎么也没有思路,同样也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多读点书,导致此刻这么绞尽脑汁也毫无头绪。后来老范请语文组的老师给女儿起了一个很柔美的名字,也替他高兴。最近的老范微信找我,都是训斥我,说我太瘦了不要再减肥了,能经常被想起还是很开心,只是,我还不够瘦哦,减肥还是要继续的。

       宿管姐姐上个月给我发了和儿子出游的照片,我惊叹道,那个小胖伙子怎么一瞬间像被拉长了一样,被时间雕刻成了大男孩的模样,站在妈妈旁边都比妈妈还高了。又想起很多年前,周末没回家,和宿管姐姐还有那个未褪去稚气的小男孩一起躺在操场的草坪上看星星的日子,当时也像现在这样,做着很多美妙的梦,想化作一个很闪很亮的星星,想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朵,想草坪是一张棉花糖做成的床,想第二天睡个大懒觉不用起大早去上课,男孩问他妈妈:“那是北极星吗?妈妈”

   “你问姐姐呢。”

   “应该是的哦。”

       在过去的时间里,他们是我的老师,同样也是我的挚友,也是像星星一样永远在我的记忆里闪耀的人,他们都有着自己独特的魅力,善意对待着自己遇到的所有学生。如果把老师比作是摆渡人,载着他的学生渡河,到岸了他对你说“上岸吧,我要去载其他人了”,这样的话,上岸后你可能和这些摆渡人就断了关系了。所以在我看来,每个学生都有属于他的独一无二的船,老师来船上渡你,但这条河是没有岸的,不管后来老师们上了谁的船,我都还会待在属于我们的船上,他们对于我的影响,我们之间的绳结,是一直存在的,并不会因为我们没有了师生关系而断掉。

        外高对于我的意义,已经远超过一所学校那么简单了,她是那些老师,那些同学,甚至是餐厅和小卖铺的工作人员,路边的花花草草,照亮我上学路的路灯,所有所有的一切,都深深影响着我,我爱外高,我爱在外高的过去的我自己,我也爱现在怀念起外高还倍感温暖的我自己。甚至在这么若干年后再去回忆,好像还能看到和宿管姐姐打了个照面,匆匆迎着晨光在暖黄色的路灯下奔去教室上早自习被老范逮到迟到的十五六岁的那个高中生。


文字、图片:刘丹萍
编辑:王荣

   


上一篇:外高宿管的大爱大德大情怀—— 宿管甜妈致2019届外高学子

下一篇:【我与外高】王佳怡:那些乱了心曲的白驹过隙